欢迎来到博物志的讲座现场

作者:收藏拍卖

北京匡时2014年春季拍卖“艺术体验季”于2014年5日31日正式启动。“艺术体验季”自2012年秋拍开始,业已成功举办了三季艺术盛典。“博物志”讲座作为“艺术体验季”的重头戏,以聆听艺术品背后故事为主题,艺术家、收藏家、专家学者以讲座的方式,传达“艺术与我”不为人知的精彩往事,品味尘封历史背后的艺术与人生。

日本有限会社汉和堂社长、书画修复专家陆宗润给广大艺术爱好者带来了“中国古代书画的修复与鉴藏”讲座。

以下为文字实录:

谢晓冬: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博物志的讲座现场,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了日本汉和堂的社长陆宗润先生,首先欢迎他。可能看过匡时预展现场,大家看待古代书画部分和近现代有很大的不同,很多古代书画品相或多或少有一些问题,留下保存完好的古代书画确实也比较少,相对于这些年来古代书画的鉴藏和收藏热情的高胀,以及古代书画市场价格的一路走高,关于古代书画修复问题日益重要,修复不仅对一个古画的品相,包括对它的整个绘画风格的保存至关重要,同时也是鉴定方面非常重要的一个理论基础和实践基础。陆先生在国内、国外工作多年,可以说身怀绝技,关于修复有他自己独到的理论,我想今天下午来听这个讲座的朋友都有耳服的经验,很多东西是平时绝对看不到,也听不到的,下面有请陆先生开始他今天下午的演讲。

陆宗润:大家下午好!今天的讲座有点儿紧张,因为我是一个技术工作人员。各位特意赶来,这么宝贵的时间,今天是端午节,大家都能来到都是很有热情的,为了表示对大家的尊重我想尽量说得慢一点,因为我的国语很糟,上海人,所以我说得太快的时候大家示意一下,今天讲的是书画修复与鉴藏,书画修复是我的专业,鉴藏也有一点关系。因为一件作品的流传,特别是古代书画的流传经过几百年以后必定会产生一定的损伤,需要修复。所以对于一个收藏家来说第一步就是要收藏,收藏怎么办呢?不是我花钱买的,这个画就是我家的,因为一件作品到您的手里经过几百年先人的呵护、保护下,所以我们这代人一件作品买到手,经过手结束了不可以玩了,社会义务跟着而来,就是要维修保护。

维修保护之后就是如何研究,每件艺术品都包含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第三才是经济价值,经济价值随着社会经济而有波动的,比如二三十年前一件齐白石二十多万人民币,那个时候大家没有钱,现在很不一样。第三个价值经济价值是随之而变化的价值,而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是永恒的,我们为了保护艺术品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收藏以后第一、第二就是修复、保护非常重要,第三个是研究。

第四个是推广,把作品进行研究,让社会有更高的认知。

第五个的作品就是你的作品变成你的作品,这件作品要有经济价值。真的做收藏家,实际上并不是春拍买进来,春拍赚钱,那是炒家,今天我们谈的修复与鉴藏前面保护书法作品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

书画修复理念,文字部分简单略过去,今天讲的内容是在中央美院讲三课,十个小时的课,今天放在一个半小时讲,主要让大家知道书画修复并不仅仅是一个手艺,它应该是一个艺术,它应该是一个学术,它包含的内容是什么,今天大家看了PPT就知道了。

第一,书画修复工作是对美术品的保护双进行科学的分析和艺术的考察。这个过程中要发现艺术品,这个不展开来说。

中国书画修复与装裱。

第二部分早期的形式。

书画修复工作跟随着书画的产生而产生,竹简、木简时代不需要书画,这是最早期的。被这个被美国人运走了,藏在美国的弗利尔美术馆,他提出这件东西能不能打开和维修,得到了这个资料。这个资料我今天提出来告诉大家一个东西,我们说的线装书,现在说的北宋时期有线装书,这个是什么时候用的呢?从这个图版中间已经被线缝在一起,线装书早期的形式,现状系并不仅仅产生于北宋时期,在战国时期就已经产生了。可以看到有几个破的地方,绳子系在一起,这是早期线装书。

第二部分战国幡,上边有天杆,地下有地杆,这就是幡的形式,这是南方的竹条,用一个线挂起来,最早期幡粘挂的形式在幡上已经体现了。

马王堆帛画,公元前200年,1972年出土,1973年我的一个老师修复的。上面用两个线,两侧用粘画的形式,和战国的幡是一脉相承的。

竹简:幡是张挂形式。竹简,跟手卷有关,拍卖场上看到很多手卷,手卷早期形式从哪里来?早期是在竹木简上,竹片上书写,中间用线或者是马绳连接起来,当然中间已经有坏了,从左往右两侧。竹木简的形式跟手卷有密切关联。

马王堆帛书,我们可以看到命名是一张绢,画了很多线条,竹木简画画是一条一条的,画成一条一条的形式跟现在写信的老式信件是很一样的,我们现在写信在公元前两百年已经产生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帛书的形式,竹木简的形式。

东晋《女史箴图》,在大英博物馆,现在说要维修,讨论了半天维持现状,很难能够揭了以后再重新修好。《女史箴图》金朝的时候在手卷中。

这是一张床,床的边上像屏风一样的围栏。这个屏风中折六尺一套,是从日本传过来,这种屏风产生于唐,晋代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产生了一种历史误会。这种屏风并不产生日本,还是产生于本土。

早期形成的敦煌藏经洞,1901年敦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情,打开017号洞以后东西一大堆。敦煌发现以后法国、英国来,最早是一个探险队,先到了英国,英国的皇室没有来,英国有一大批早期珍贵的绘画也要到中国来,因为他们不懂,回到日本以后派了两次到中国,第一次一个21岁的小孩他到中国来,真的雇人在挖掘,而且挖到一点残片,没有得到真正的完全。1911年第三次探险对吉川小一郎41岁的中年人到了敦煌,他不是直奔去发掘,而是直奔和黄道士接触,他说发现黄道士非常狡猾,他说只有残片,他说不要残片,要完整的,隔了一个礼拜他去敦煌,不是挖掘,是调查,1911年12月份他从黄道士手里买走了38件完整的敦煌完整的片。黄道士卖了一批书画以后赚取银子,要修他的寺庙。以下就是黄道士。

这是斯坦因在17号洞里边整理,首先挑选是绘画,大部分绘画就到了西方。斯坦因要运走的时候,最后一个是没有了,当年卷的时候差了一根木条,卷成一卷以后就把木条撤掉了,就是这个状况。

这组也可以这么看,手卷状况在敦煌还有很多实物留存,这些实物绝大部分都到了海外。

刚才看到的一个木杆,一个一个木杆卷成一卷,天的部分加了天杆,天杆上面系一个盖子,把一个手卷固定起来不让它散开。这部分看到一个带子,很少有残余的唐代的原状带子实物。北宋时候米芾说到过这个带子,我看了织成一个带子在上面,实际上“织成”在唐代是一个纺织的名称,这个就是织成盖固定的方法在日本还延续着使用,日本保留着唐宋时期的装潢形式。我们的技术产生明代,我们把技术淘汰的同时也淘汰了很多值得保留的部分。所以我到日本去,刚刚去的时候想到日本去晃三年,然后到美国去,那是88年,天安门事件以前的时候,最混乱的时候,如果再到美国拿绿卡是优先的,我们这个行业是非常少的。到美国去,美国都是日本人,先到日本学几年再到美国,可是到了日本以后发现日本保留了我们很多以前不知道、不明白的实物在那里,于是在日本开始学习,结果在日本就到现在26年,再也不想去美国,还是想回来。

这件藏品是香港中文大学博物馆收藏的,一共藏了12件绘画珍品,对装潢史最珍贵的就是这个一段材料的带子,包含古代原始时期,原始装裱形式中带子怎么系上去的。

地杆两侧黑的是竹筒,中间是白的,卷成一卷。

澳门威斯尼斯人app,五世纪写经;九世纪卷轴。斯坦因在一堆手卷里边可以看到中间没有杆子,最上面有两个杆子,当年他卷起来以后把它抽调,究竟什么原因,现在不明白。

十世纪卷轴:这个经卷是我们中国人在日本写的,公元8世纪的时候已经把中国的写经和佛教艺术传到了日本,当时日本上没有文字,真正能够写文字的是中国的工匠,这是一个十世纪相对于我们唐末法隆寺的写经。开始有一些写上老师的名字,这个形式也可以看作是中国唐代的形式,现在不保留这种形式。后面看到一个经是镏金的,镀金的。唐代的文献记载上可以看到镏金的轴,现在都不存在了。画杆部分,极其漂亮的一个经卷。这个经卷是今年3月份在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上出现了这个经卷。

这是最早的经,南朝时候公元400年左右开始整理,整理以后发现一部书有几十卷,不大好整理、不大好搬运和保存,寻找资料,所以规定十卷,卷子有经,在外面挂一个牌,有几卷,这是十世纪的经。

同样的,这是日本正仓院藏的经。

敦煌藏经洞出土锦帙。十世纪蓝色的部分那个经是有蛀蚀点的,里面是缎子。这幅画传为王《伏生授经图》,在竹上加漆,这个和现在包卷毛笔的笔是相同的功能。王维写经图可以看到当年的手卷是非常短的,3-5尺左右,两到三张纸,画面上可以看到唐人写字、写经的一个现象。经几,写经的鸡,现在还在留存。王维的衣服是非常滑稽的,一个吊带衣服,现在说是女孩子穿的衣服,一个老人家穿。整个那一批是非常好的,所以古人比我们更加开放。同样一幅画既有装潢史上的资料,也有当时的文化,包括服装的设计。

11世纪宋朝可以看到上面一部分是作品本身,左侧是一段纸加起来是一个经卷。下面可以看到是元朝、明朝的技法,就是作品加上附加的部分,前面引首后面题跋,题跋空间不够就延长一点,通常现在手卷做到8米长,早期的手卷就是1米-2米。

前面这一段是引首,底下是题跋。这些叫什么明朝呢?收藏字画,玩字画的时候装裱,无都是一些内行话,专业永磁。

第一个部分天头,在唐代也是引也是首,后边是副隔水,隔水,来自竹木简,一个竹木简最开始点是不写的,背面写上题名,有两个空白的形式一直遗传到现在,变成副隔水和正隔水。五之后是引首,中间作品也称为画心,后面是跋文。后面部分尾纸,卷起来以后变成一个直径,外面一部分称为包首。现在看到一个手卷明朝的时候完成了这个装潢。首先是一个很短的作品,之后慢慢地由于跋文的需要增加长度,就形成了现在看到的手卷。所以说总结一下手卷最初来源竹木简装潢形式,帛书出现以后,在帛书上还继续画着一个一个像竹片的作品,但是这里面的手卷来自于竹木简。随着之后逐渐变长,变成现在我们看到的。

这是一部像书一样的东西贴在手卷上,这是唯一的案例,五代的。

资料上说中国的册页来自于印度的《贝叶经》,《贝叶经》五代公元十世纪以后进入中国,才形成册页,这个出土是五世纪的《蝴蝶装册》,中间可以看到用线连起来的部分,连接的方法跟现在佯装书是一样的,组合起来用线穿起来的方法。现在书店里看到的佯装书,机器装的书的方法在五世纪的册页上已经出现了。这个是是在京都一个私人博物馆里边。

后面是小和尚念经的,很小的一个小册页,写的经,和尚有自己的工作要干活,有空的时候拿出来念经放在袖子里边,非常轻和小。装裱就是用纸穿起来,没有线,这个跟现在装订古籍书是拿线穿起来的形式,这个形式在五世纪到八世纪之间。

公元742年,八世纪的一个册页。由这个册页可以说明中国的册页并不来自于印度的幡,跟印度的幡毫无关系,早就存在,只是我们以前没有发现资料,因为错误的解读引起一些历史的回忆。

我们这个国家在东西方文明交流中自然而然形成了这样的情况,经过不断改良连续不断地发展,今天讲的不仅仅是一张画怎么修,这里面包含很多文化信息在里边,人们透过书画修复脉络剖析我们自己、反思我们自己,看到中国民族伟大文明。

《贝叶经》,贝叶装,打开一节上下翻,和我们册页的左右翻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没有资料在中国装祯史上还保留着从贝叶经过来的说法。

九世纪写经的装潢形式,可以连续打开的,现在叫“日本式册页”,整个拉开的,其实这种状况是因为我们在敦煌出土了九世纪经典上面保留了这部写经。我们传到日本去,也就是人家拜访我们。当然日本人保留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还得感谢人家。

十世纪册页,前面看到画在绢上的,竹木简的形式,在纸上面还继续保留着。这个形状两侧后半部多一点,就是现在在荣宝斋里能够买到的老式信件,打开的经的装裱形式。

挂轴装潢形式,敦煌出土非常珍贵的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挂在一起的图,他们也修复了。横的形式叫手卷,竖的形式称为挂轴。这个形式很清楚。

另外的一个形容,这些画/藏品跟唐僧西天取经有关系。跟《西游记》的源头是有关的。

现在看到幡人,印度人的脸像、造像。长满胡须的西域人的脸像,就像沙和尚沙僧的原形,这是十二幅取经像,中国一幅没有,我们连敦煌出土完整的作品大概只有八幅,包括残片有二十几片,有五人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绘画,而是留下了这些经,这些跟《西游记》珍贵的资料留在法国、英国、韩国,一件在日本,实际上是从黄道士那里买的。

这是幡的另一种形式,左侧是印度的幡,尖顶的幡,右侧是平的,平顶的幡跟三国时期的幡一脉相承。在装潢史上幡首、幡脚移到画中间就变成一个平面。

幡的形式,这两件一件在日本,左侧在日本;右侧在俄国。这件藏在博物馆。

挂轴,横看着是手卷,左侧这个手卷完全手卷的形式,内容是竖的绘画,是藏在北京故宫的。这个作品外表看是手卷,内部看是挂轴,挂轴、手卷产生分出挂轴最重要的证据。

通过这幅画看到中间几个是气、运行都是横着打的,横过来。乾隆的几方大印,看作是画的尺幅,他打了印章和宣和的印章都保持着竖线,在北宋还把大的卷轴看成手卷,没有明确地分,这是一个理解。

西域出土北宋挂轴,公元985年,它有年宽。985年早期几乎跟一个手卷差不多的形式,反面可以看到当年就是原状还没动过的,将近一千年还没有动过,藏在美国哈佛大学。他们希望把正面和反面分开以后进行修复,修以后恢复原样。西方人要求能够保持原貌尽量保持信息。

印度的幡尖顶两侧有两个盖子,幡首。是不是我们现在的两侧装裱的画都是幡过来的呢?我们说从这个上面的图版看到左侧是黑水村出土的,中间固定在锦的带子上,固定一个钉子,相当于家里现在用的窗户上的珠帘,卷起来吊起来,一放就下来,两个袋子,固定似的。最后放在前面,很宽的部分。下面是第二个板,穿红衣服的,82幅在京都的寺院,还有一批在京都国立博物馆,还有一批在大都会和美国弗利尔,现在整整一百件聚起来是很难聚起来的。09年的时候日本国立博物馆做了一个展览,聚齐了94幅,还少一些,搞美术史、希望关心这个500罗汉图的人士可以去找奈良国立博物馆09年的图录,里边这一百幅是齐的,而且有一个图标,告诉你每一幅的名称,这是很注意的事情。

还有宋代的《阎王图》,当年的阎王什么样我们不知道,那些在日本还有,也在那本图录上,那本图录可以看到宗教造像很多很多的东西。

底下的图版是台湾故宫藏的,屏幕上挂着一幅画和主人几乎等身大,不是正中穿过去的,是两个点性的带子。

右边从家具看像是明,不是宋。贴上去的,现在这种装潢形式来自于明白超过,而不是来自于宋。日本的带子是飘的,是唐宋的。所以他们保留了我们的唐宋,我们现在是明清的,如果我们发现我们的历史必须到日本去找,就是我花了25年,不然找不到这样的东西。研究我们的历史还需要在海外寻找资料。

挂轴的装裱形式,两颜色是两色裱,三种是三色,一种颜色是单色。

作品穿了什么衣服就是什么感觉,装裱就是穿衣服,左侧的作品是日本装裱的形式,换成中国装以后觉得很宽松、很自然,日本的审美观是聚焦,聚到一个点上,我们把作品放在大自然里边去鉴赏,把整个装潢作为作品一个延伸的部分,人在树林里边,不仅仅把人框起来。日本装潢聚焦,我们的装潢放在某一个特定的范围里边放到自然界来看。

唯一的宋朝套子,石鼓文,国内是明朝,这件在日本得到的。当年装潢形式可以看到左侧是日本装裱,右侧是宋代的拓本,宋代线刻装的形式整个面貌得到了很大的改观。日本的装裱也有它的长处。就是我们如何看待,好像我们穿衣服一样,唐装、西装穿得好都好看,穿不好都不好看。中国装裱和日本装裱改完以后的一种审美的效果。

中国的装裱干净、间接。上边天杆、天、惊燕、玉池、地。一色表、二色表、宣和表、台纸装,台纸装是日本的名词,我们叫做嵌身裱,这是一个术语,不应该是名称,把它洼再一个纸里边叫做挖裱,这是创作技术人员的名称,不是深了名称。

两种颜色,二色加诗堂。三色裱;三色窄边裱;天圆地方,乾隆时期比较喜欢这种,采用太原地方的形式,很多这样的题材。

上下加一块三色裱,元陈彬;三色加诗堂,一张横向画拉入很中长的大画,这张画好看不好看另当别论,作为一种形式是很重要的。

对联;这个是日本裱,在料看怎么样运用,不分国籍,一定要用国家的名字固定,不管作品好坏,都不要写得太教条,我们可以用很多材料,把你作品衬托得很漂亮。

《通景屏》这张作品很大,很难移动,分割成八片或者是十二片,这是一组,像屏风一样。横披,横着形式的,横披来自于北宋,明人杨慎说过横披来自于米氏、傅氏,他们涉足这种形式,他们的山是横的画,不是树的画,山是长的。

镜框里边做成两个册页的形式,大家在拍卖场买了画以后可以参考一下,其实有很多形式都可以使用的,不仅仅现在看到很单调的,那些线索是我们传统,究竟什么是传统,我们认识总结我们的传统,研究我们的传统,才知道什么是传统。这句话像绕口粮,必须知道唐宋明清较现在它是传统,每一个技术都是传统的一部分,往往有一些我代表传统,我们就是传统,这句话是不对的,我们学习传统,我们用一部分传统的技术,但我们并不是整个传统,而我们装潢的传统还有待研究,还要花几年的时间进行系统地梳理。

近现代书画的装裱。这件作品两个点,一个菜花,一个红色的辣椒,组合地看这件作品没有神;右边有冷色调和色彩对比度,重点把白色衬托出来,底色白,上面辣椒都衬托出来,这就是无为而治的方法,把衬画成白色、底色是白色。同一个裱,几乎是和葫芦一样的颜色,实际上就是日本的审美方法,聚焦在一个点上,而不是有散漫的方法。这个作品没有差异,不用去朦胧,朦胧最后就没有东西了。这是一个芭蕉叶,这个作品可以想到在广东,在一个下雨天,芭蕉的声音,我设定一个傍晚的情景,颜色偏灰的感觉,雨天不是一片漆黑的,用这个色彩去衬托暖色调的蜗牛,蜗牛是画龙点睛的部分。

这一件把空白处变大,其他部分保持一样,上面的柳树成为一种空灵、飘动的感觉,作品是死是活是说不清的,只有自己感觉。所以作品、装裱,不仅说要配衣服,好像当兵一样大小号一样的算了,不是这样的,每件作品要理解它的个性、读解它的个性,给它适当的双。

聚焦的方法的作品;我讲得很快了。

这件是姚宗彝先生写的,只要我们寻找方法世界上的难题都可以解决,总有一天可以找到,我一定要做平的没有做好想办法做好,因为人是活的,作品是死的,所以我们的工作既困难也不困难,就是寻找方法,中国方法加日本的方法自然会产生一个新的方法。

脱了以后画的,一半墨在底下,一半在上面,墨少了一半就没身。

这件是日本的方法创作的,重点放在石榴上,几乎跟石榴相近的颜色,但是画心大小比石榴小,好像在苏州园林在窗户里看外面的景色那种感觉一样,对每件作品的设计是很重要的,不管别人在意不在意,你得尽心尽力地做这个作品。

快速进入修复部分。这一部分是装潢形式部分,大家买字画,开拓一些实业,以后我的新画怎么裱。

《山雨欲来》这幅作品鱼过天晴还是山云,最后发现树是直的,树没弯,如果山雨欲来这个树是弯的,但是它的树是直的,这部分中间用天所白白地车脱出来,衬托出来作品有一个云气,云和山之间的白色,白色白了以后黑色更黑。

下面讲第二部分:不玩电脑,我在那个位置写字我的学生看着难受都转过去,有时候我说了一句话文字一下就过来了。

书画修复理论概述,我们尽量多看一些图版,我把12个小时的课说成一个半小时。

古色与污色,古色很好看,现在变成象牙颜色、米黄色。什么是古色?古色是自然过程中形成的颜色,科学角度污色是清洗掉的,有的可以长期保存,艺术审美角度一张画洗干净是假的。我们修复是保持科学、保持物质的存在和艺术审美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这个点怎么做?要看每件作品。

这一幅我们可以看到这边这个是明以前的画,这个有一个时代感,其实已经被污染了,但是我们能够接受,因为是比较均匀的颜色。

宋徽宗的画,产生斑点,年代久远,还没有显得脏,如果是齐白石的画就会说太脏,品相不好。

这件有斑点,这幅北宋的作品也是干干净净的,没脏,说明我们对色彩有抽象的艺术,如果在宋朝几乎偏黑就说这个颜色像,如果现代的画挂了二十年变成咖啡色会说真脏,当然古画层次不起的,就用保守疗法。近的作品可以洗干净,但是不一定完全洗干净。八百年的画和两百年的画,他们生前的颜色是不一样的。斑点分布不均匀,古色分布不均匀就是斑斑点点的,有污点,污点就不清晰。

右面一幅可以看到底不是灰白色的,上面很脏,如果均匀就是南宋的作品,如果均匀很有味道,古画,因为是斑点觉得影响我们的审美。所以要注意清洗。不仅仅是说年代的问题,还有古色分布的状态,均匀的不影响我们审美就是漂亮的古色,变成斑斑点点就是污色,所以修复不仅是把作品放在水里边平均洗一下,而是去的去,留的留,去和留的选择。

左边一幅斑点状是脏的,右边变黑了,我们觉得是干净,能接受的,因为它是均匀的。所以古色和污色区别两个标准:一个是时代,第二个状态是均匀还是斑点的,斑点的要去除。

古色是艺术在传承过程中被污染后面逐步形成的,古色的形成物质会加速书画材质和颜色的劣化,适当地轻减古色,而不是清除,我们用轻减,减得太过分影响审美,难免对作品产生危害,会影响将来长期保存,所以需要寻求这个平衡点。

古色修复要寻找一个平衡点,古色和污色进行辩证的分析。去除斑点是古色,斑点没有完全清除。

水彩画,日本良平的作品;素描作品,藤田,当初中间有没有颜色不清楚,如果冒昧地轻易地洗成白色的,可能影响这个作品了,所以现在还是保留原色,只洗了空白的地方,把孔洗干净画也自然而然就好了,我们要欣赏整个一个作品,作品核心是绘画创作的部分,所以洗出一部分,留白一部分。

法国铜版画,无数的点。时间久整个晕开,整个铜版画就一团漆黑。这类作品不是我专长的,勉强做成这样的东西。当时上面有乾隆爷的题,盖了大印,日本东京出来以后整套卖不掉,品相太差,希望进入国立博物馆,他们觉得我们买了必须有人修,没人修不能买,花钱浪费在国家仓库里边是不可以,我们是拿国民的税金来买的,先找我去看,能修吗?不能修。因为我们进入日本的前十家修复公司,价钱是民间的10倍,一旦做错事情会被开除的,求爷爷告奶奶找活干,这种有风险的活绝对是要推掉的,但是推不掉,他告诉我们现在国家没有钱,但是要用有限的经费来抢救收购中国的艺术品,你不能修我们不能买,拆了一张张卖,你能不能修,给我半年的时间,所以我到书摊上买十八、十六世纪的佯装书,多少温度、湿度的状态下会化,慢慢摸索规律,一个月的时间研究研究,最后勉强做成了,在清洗的过程半夜会坐起来,会醒来看墨色化了,化了会杀头的,如果汉和堂修坏了画就没有办法在这个行里混,这是有危险的。我们只能说到现在为止只有几个案例失败了,绝大部分成功,不能保证明天那一张一定成功,明天那幅画可能就是失败了,永远是如履薄冰的心态做好每一件工作。就是第二个挑战,刚才看到的水彩画、素描,这是铜版画。

中国画,石涛山水册,这个案例整个不能动,旧装裱、新装裱全用,如果用漂白剂处理是不同的漂白剂,如果仿制品是变成不可逆的黄,但是不能拆开。后面还有一个民国的跋,这件作品是日本驻中国大使藏的。

澳门全景图,这辈子最难的,这就是地图。澳门以前没有烧之前整个地图这是唯一一幅,在博物馆里边发现以后说不好意思这张不行,这个拿来以后请国内两个著名单位都说能修,没有问题,一家说没空修,一家说不能修,北方说没空修,南方说不能修,这就是南北方的差异。后来让我们修,我们想办法,放大成照片,分割,开始在电脑上倒,倒不过来,后来分割,拼成图版,就完成了这件作品,他们说就这样做,所以说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只要有心去做一定可以。清洗过程中怎么洗?泡在水里边,在澳门,大家对澳门比较熟悉,飞机上看着夕阳西下一刹那之间就是这个地方,阳光余晖洒向大地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那个感觉就洗到这个程度,这件作品是一个挑战,这个工作有趣在哪里,永远让你试错,喜欢挑战的人很有兴趣,如果喜欢平平安安的人不要干这个活,这是折腾人的活,没有人能够容忍我们失败,就像造手表,坏了重来一次,这不行,有时候要改变现状,因为现状不好所以需要改变。

这一套按照常规作品维持整个构图,可能是处于某种创新的原因放在下面,把件,创新的状态,你们知道多少钱?1000人民币,是我拍的,这不是坑蒙拐骗,拍卖场上拍的1000块钱,因为品相不好,现在放在家里多少人惦记着,多少钱不卖。后来又人说拍的时候没有印章,你现在修了怎么有印章,我说我自己刻上去的。本来人家不要我拍了,修好容易,现在右边裱好的状态喜欢青铜器的朋友都惦记着,你多少价我不卖。

现在一直说维持原状,脏就脏,不要洗得太干净,现在看到油画也是洗干净,因为我们现在三十年改革开放到西方去了很多留学生回来以后,他们能动笔不能动手,必须把动手的标准房得很低,低得一点就可以,太高爬不上去,像我这样干二十年才能独立操作,二十年以后我退休了,这一个就完了吗?当然没完,西方的画都是脏的,维持现状是最科学的,洗干净了是违背了原则的。

中国人喜欢完美,西方人也喜欢完美,结果一部分人无法完美,所以需要曲线美,当然曲线美也可以接受,出土文物,维持原状,那是资料,不是艺术品的鉴赏。艺术品的存在价值可视性要看得到,看不见一张白纸,关了灯我怎么知道它的完美,一件画脏得看不见的时候还是画吗?画本身材料、颜料,艺术创作以后形成一件作品,当作品残破以后看不到成形面貌,我们觉得又回到了材料的世界,所以恢复艺术品总体的美是个很重要的修复原则。还其生命力。不要说,保持残破的,不管是日本、西方,国内其他的也好,因为是公家的藏品,当一件艺术品还附有经济价值的时候,就有完美的需求,也有人欣赏完美,也有人要欣赏残缺的美,所以没有一种方法限制所有的。

欢迎来到博物志的讲座现场。修复有三种方法:完美修复、维持现状,也可以用一种局部修复,就是人类能为,不能为,可为不可为。有一些事情不好做的不要去做,有一些做可以做,但是没有能力做就不要做,必须需要和可能结合起来考虑,作品需不需要画个山头,需不需要画半张脸,综合起来来考虑,一个完美的,一个残缺的,一个两者之间的,凡是有人群的地方一定是有两种以上的思想,用一种低标准的要求把中国规范起来,对于一个国家是没有前途的,至少在民间也是没有传统的。

这幅残片是没爹没娘的小孩,谁也不管它修复不修复,好看不好看。

修补,日本的博物馆也是修完美的,所以存在这样的价值。打个补丁谁都能看见的,老太太也不干。

说一个案例,刚才说春拍买,秋拍卖出去赚钱很开心,喝个小酒,那是投资,不是收藏,你看华人收藏家大会是多少人,拍全合影的时候,我们这种人全部上去,还有做收藏的人不上去,说我们不是古玩买卖商。什么是收藏家?一种是赚钱为了收藏;一种就是为了喜欢;一种是好的就要,就是杂家;但是他必须说为了藏而买,为了涨价赚钱而买这是有区别的。第一步是收购、买进;第二步疗伤;第三步研究;第四让大家参与,做社会贡献,四部曲走到以后,第一步、第五步作品自然上去,自然而然形成,因为你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做,是为了文化而做的。

这是一个案例,2010年嘉德在翁同专场拍的,封面,当时标的价钱,我买下来进行修复。修理过程对作品进行调查,谁画的,什么时候画,为什么画,了解他的精神以后才知道最辉煌的时候怎么样,如何回到辉煌的时候。当然这个辉煌是各在当下、发觉当下最美,而不是回到四百年前,人长大了回不去,作品也一样。

吴宽,吴宽的书法,吴宽的诗。写了三首诗。总有一天会让我修复的,当时我就估计这个价钱很低,这张我买不起,但是我到北京来看一次,到了北京正好离预展结束还有一个小时,之后从柜子里拿出来看了一下,我的一个朋友说你把它买了吧,我能修,谁也不愿意把一个废的抬回家,之后他们咨询了以后不长霉2000万起价,如果把霉洗掉就更高,空间很大。如果当时流标把它买下来,还是要回到美国去的。当时调查过程中看到陈雄这个人和吴宽的关系,这幅作品,他们两个人是半师半友,相差五岁,吴宽任用他,让他当了近世。

周臣,他给吴宽配画,他用了朦胧画的手法画了这幅,这一题和跋不一样,他用了文人画的手法,上面是一个样子,底下是修好的。修复的时候,我想这件作品什么时候?冬天,白天还是黑夜?白天,三个人赏花,没蜡烛,白天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光,斜光打过去,从由上方往下看,说明不是正的。两个可能上和下。我判断是上,因为古人的房子,地区是在苏州,古人的房子一定朝南,这个斜光的过程大约在11点钟左右,南方学画的时候有一个雾气冉冉上升,因为湿气比较大,在北方很难看到雾气上升,可以看到树林上面那个感觉什么呢?可能是晴空万里,判断不是往里差的,是可以推开里边,写毛笔的水蹭蹭来几下,判断雾气,拿着毛笔去洗它,这个画就不是我们看到的,底下可以看到小树林有一些雾气在,所以读解一个作品非常重要,不仅拿一个漂白剂统统来一遍,那非死不可,书画修复,一件修复的工作赋予他新的生命力,首先维持生命力,第二活得很好,不是变成一个植物人躺在床上,赤裸裸的。修复是美的发掘,要有魅的享受,要知道原来怎么样,要读解。然后大家讨论对不对,是不是,应该怎么相同。

文徵明在上面题的字,可以看到修完以后的情况。

戊戌年代1894年八国联军打进我们的城市,翁同他把俄国人打得死死的,他说我长城边上都有权限,他们要打到山海关,西太后为了维持太平把翁同赶走,回老家了。给他一个月的时间,1894年7月份的时候他还在北京,翁同日记上有,第二个礼拜,半个月两个手卷,一个是陈道夫的,你回故乡去,我送故乡人的画给你,陈雄是陈道夫的爷爷,他们子孙的作品送给了他,我收了一件,长满了红霉这一件是有的,另外一件下落不明。

翁同,把整个祖上一批文化遗产都保护下来,他们家族六代,世代传承与守望。他是收藏家,有中国文人的精神。

修复前后的对比。

修复简要,汉和堂是中国和日本,把汉和日本技术聚集一堂,产生新的东西。袖里乾的调查方法,早先的尺寸都照照片。修复理论的参考,作品调查部分,上面故事讲过了,怎么读解花一个礼拜的时间,得出阴阳,得出时间,这个不是一个人读,是一群人,一个人的能量有限,修复不是一个人的活,是一个团队的事情。未来的书法修复下一代应该有懂得美术史的、懂得艺术审美的,也要有懂科学的,他们继承这个事业一定会把这个事业上在我们的肩膀上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现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修复的专门学科,书画修复专门学科是没有的。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修复专业学科,这个工作希望下一代人能够继续做。做这个工作首先不要五年以内成名,十年以内有利,或许是守二十年,不一定。首先要热爱,只要是宝贝我就能干的工作,一辈子干一件事情,现在太少了,都想买几张画春拍买秋拍抛出,炒个股票赚钱,当个官挣点儿钱,子子孙孙永远不要受苦,这是不对的。当然要比为买卖方发愁好多了。

欢迎来到博物志的讲座现场。我看微信群里说宁可坐在宝马上哭,也不愿意骑着自行车笑,很有道理,还是有一个平衡的问题,长期利益,短期打算。

我过五十岁生日我身体好还可以做,六十岁生日是为社会留下了什么。这个不能强求,自由平等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余地。

前面的一幅看到印章部分切掉了,有残缺的部分。清晰的部分,透光照,动手以前先要把纸张材料准备好,如果没有材料干脆不要修复,这些好处91年的时候上还有一个篆刻家他使坏,他把他家里一批纸全买了,大大小都有,那个时候上万人民币,一年工资1200,30年工资买130张纸,其中有宋朝纸,宋版书里抽出来的纸,舍不得用,搁了二十年,他们用了宋朝的纸、宋朝的墨,那几张一模一样,当然宋纸冥冥之中以后你要用似的,就买了这些纸,所以做这个工作,有时候好像比较高的收入,赚一点钱,不断地买材料,不断地武装自己,没有材料什么事情都不能干,看到好买得起就放着。做这个工作要对工作有敬意之心,喜欢这个工作就要做好这个工作,你也可以掏钱,也可以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把你的钱用到事业上。

揭去旧命纸,托裱新命纸。修复过程中准备好纸,把残缺的地方和修复的地方吻合起来变成一层,就开始修复。这是中国书画修复的特点,在日本没有这个传统,更没有这个技术。

修补余白纸,复原。背后切掉的纸,修理把前面后面搁了一部分,现在取下来以后还在做,洗干净以后重新恢复上去。吻合好就变成一个完整的作品。正面的,没有补色以前;补色之后;干的时候和潮湿的时候留三个毫米余地,结果收缩两个毫米,现在是96公分,我是96.1多了一个毫米。

有著录尽量按照著录去做,不要隔几十年以后是那张画吗?尺寸不对,相差一个毫米大家还是可以接受的。

修补破洞,加上纸张,用刀刮一下,两边合成。揭、补、托的过程。

修理以后我把印章多出来一个空间,这个空间3个毫米,这个东西看上去以后印章不是很残缺的感觉,但是没给它画,一件作品一定要守住它的整体美,把整体的美感守住,所以增加一个空间,我们尊重原作,但是画的目的为了求美,就是什么样的美,真实的美就行了,我花三个毫米画上去,那个美不是真实的美。

前面两张宋朝的纸,最后是明朝的纸,皱纹纸出在江西福建,纤维主要原料,是这种温和的纸。这种纸平时不大保留。

欢迎来到博物志的讲座现场。我们是一边工作一边拍的,所以照片颜色有很大的差别。一边工作一边拍有时候还会漏掉。这是一个局部,修复前、修复后,修好好。如果百分之百洗过好是不可能的事情,与其洗掉不如保留一点完美,经过高温杀菌不大容易存活。

唐伯虎的作品修复。

被割去的部分进行一定的修复,上面“一”的部分,修了一点点,这是上下两侧扩大了三个毫米,使作品有一点空间感,为什么不加五毫米最低限度地加,当时的尺寸不知道,所以不要大于三毫米,不要对作品改变太大。

修补颜色:两个人修复工作修复了十三个月。匆匆忙忙做的工作别人要隔了若干年以后是要挨骂的。

修复工具:日本的工具、中国的工具。中国的工具能受到力,日本的工具不好。纸:日本纸、中国纸。汉和结合起来产生新的技术。

用天然颜料染色,颜色变了,图案没变,拼成一个完整的作品。可以把光泽抹掉。

修复前后的照片对照。前面用的是明朝的人定做的,一共是只造了50仙鹤。唐代的,明朝的,里面贴着明朝的,现在买的是宋朝的,很小的,鹤的体裁,有凤凰的题材,雪地用凤凰融不上,天上飞着仙鹤增加生气,当然我不是画仙鹤,是用仙鹤的材料,所以作品意境都提升出来了。

缂丝;装裱以后的感觉。结构清清楚楚。

以前是很弯的,现在是平的。中国的技术是能裱平的,现在每个人都说材料不好,我师父一辈也说材料不好,现在说七十年代的纸好,当时他们说一塌糊涂。现在说八十年代纸要一万块钱一刀,八十年代是两毛钱一张就不错了,二十块钱一刀,纸旧了,柔软度比较好,但是更重要的问题,不能怪材料,说材料不好修复不好画、做不好画理所当然的,退出去,要你干什么?就是解决问题,怎么解决问题,对着目标去找,去想、去研究,就能做好。日本的画是平的,我们的画是弯的,但是日本的画很容易断,我们的画不大容易断,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当我们唐宋裱得很平的技巧的同时,我们把里边好的东西丢了,彻底改变了,我们的文化有一个特征不破不立,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世界,先打破了,而不是继承和发展,人家能守一千年,我们很难守一千年,但是我们可以寻找回来,找回来以后不要再丢掉,这就是汉和“和”的意思,要找回来,形成新的传到下一代,传给最优秀的人,他们能够守住的人。

修复前后,白的檀香木,有香味,防止里边残留的霉菌重新复活。

一套锦盒,一百年前和服腰带做的锦盒。

欢迎来到博物志的讲座现场。修复前后,回到这儿。

今天宝贵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大家的倾听,感谢!

谢晓冬:谢谢陆先生的精彩讲演。接下来还有一个讲座,所以时间已经到了,接下来如果有兴趣可以跟陆先生做一个私下的交流。再次谢谢大家!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